2008/11/16

換季









親愛的K

第三個秋天,在南洋之島。

最喜愛的季節,在此地已經沒有意義。秋高氣爽,曾經那麼清朗,高高的無雲藍天,彷彿是另一個宇宙,你在那裡,在愈來愈遠的星球。

身體對於季節的記憶仍未消褪,頑固地,以搔癢的疹子,比鄉愁發作還劇烈的,無處可散的熱。

綠豆湯、薏米水、菊花茶,霜降已過,不應該再喝涼寒的飲品。可是這熱氣,儘管喝了什麼都不管用地鬱積,鬱積到想發怒,卻連發怒的對象和理由都懶得找。

虛脫,被陽光照得虛脫的空洞靈魂,薄如紙,帶著濕度,飄飄搖搖。思想無法集中,總覺得放心不下,是休息?是奮起?秩序與節奏都還等著我調整,我竟然連自己都失落了。

今年的生日在新安江畔度過,新安江、富春江、千島湖、錢塘江,一路向海,流盡亂時盛世。旅店窗外,大橋下江水脈脈,任它吹東南西北風,時間,就這麼過;季節,就這麼轉。

回到新加坡,驚見街上的華麗裝飾預告一年的終了。百貨大樓外巨型聖誕樹綴滿銀色的雪花;路燈裹成紅白相間的拐杖糖,鈴鐺、星星、彩燈、蝴蝶結……我的秋天,被鬧烘烘的聖誕歌聲擠壓得蒸發了。

這季節換得太快,還是太慢呢?

敏感的皮膚,遲鈍的腦筋。

新加坡記錄到的最低氣溫為攝氏19.4度。1934年。

近年12月平均氣溫:
2007年:26.4度
2008年:26.9度
2009年:27.1度
2011年:26.8度

1 則留言:

詩 提到...

hugs for 衣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