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07

醫身與醫心

最近翻閱新加坡早期報紙的資料,以前人用的中文真是典雅啊,這大概就算是「去古未遠」。

賣香煙和賣藥的廣告特別多,所占的篇幅也特別大,經常整版都是。

還有一種叫做「人造自來血」的東西,後來查了,原來是治貧血的藥。典雅的用語裡,也有「生猛」的一面呢。血可以像水龍頭一開就「自來」嗎?那不是「大出血」?

慶賀人結婚的廣告也很好玩,除了一般我們常用的「百年好合」、「琴瑟合鳴」,還有人登「豔福雙修」。那不是「福慧雙修」?我想,如果登「豔福齊天」、「豔福不淺」,不曉得會不會被罵。

印象中,沒有在台灣的報紙看過離婚啟事,「警告逃妻」、「尋人啟事」倒是常見。郁達夫和王映霞、徐志摩和張幼儀、徐悲鴻和蔣碧薇都公告過洋洋灑灑的離婚宣言,連細節都交代。

至今,新加坡的報紙上還有訃聞,初看時嚇一跳,有的登好大的照片。又有慶賀人榮升的新聞,也是好大的照片,起先不明白,看內文才了解。

早期的新加坡報紙還有我以前沒見過的廣告,就是中國名醫、神算到叻的消息,要舊雨新知及早掛號,以免向隅。醫身和醫心,對遠離祖國的僑胞(當時的稱呼)都很重要吧。

最大篇幅的賣藥和賣煙酒的廣告,也可以說是醫身和醫心的一種方式,和「人造自來血」一樣,「民智未開」的豪爽。

1 則留言:

Chopper Wallpaper 提到...

Gong Xi Fat Cho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