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10

沈 沒/默 的船

Vincent van Gogh, Portrait of Dr. Gachet


黑石號出水,唐青花瓷



井里汶出水,越窯青瓷


「地大物博」是老詞了。關中平原,八百里秦川,因為打井發現了秦始皇陵兵馬俑,榮膺世界第八大奇蹟。因為修建通往機場的高速公路,發掘了漢景帝陽陵,嬌小的五六十公分男女裸體俑,被稱為「東方太陽神與維納斯」。因為建築收容所,在西安何家村開挖出「金開元通寶」,唐代詩人張祜形容的「長說承天門上宴,百僚樓下拾金錢」,帝王投錢賞賜官員的豪舉,果然卻有其物。

秦磚漢瓦,彷彿垂手可得,考古學家有採掘不盡的古物,探求不完的謎團。如今,再由於什麼樣的機緣鑿取出什麼傲人的稀世珍寶,幾乎都要見怪不怪了。

更多的,難以預料的,高度艱難的考古工作,是在水下。

隨著潛水設備和探勘條件的進步,「水下考古學」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才得以成立。在中國,從事「水下考古學」的經歷不及三十年。

我們可以說,不但「地大」而能「物博」,大洋裡的「海深」、「礁險」也可能藏著「物博」了。

比起陸地考古,水下考古還充滿著探險的刺激,尋寶的驚異,與人類體能挑戰自然環境壓力的危險。

通常是漁民打撈作業時意外獲得陶瓷的殘片,成為喚醒海底沈船千百年長夢的契機。有的沈船被「翻撿開採」;有的整艘「重見天日」,像一個無心埋藏的時光寶盒,被好奇地逐漸揭開。

廣東海域有南宋沈船「南海一號」、明代沈船「南澳一號」;台灣澎湖海域有明末清初的沈船「將軍一號」。無論是使節船、貿易船,或是走私船,提前結束的旅程終點,都是與世隔絕的水底。

提前結束的旅程,未完成的航行,疑雲像糾纏在船身的水草和珊瑚,撥不散,剪難斷。潛水員小心翼翼,拾起那些散落的行李,上岸脫鹽清理。陶瓷、錢幣、金銀器、玻璃、珠寶…所有的物件都是探索歷史真相的蛛絲馬跡,有待專家拼湊重組出文明的圖景。

沈船出水文物迷人之處,正在於專家學者「破解」出的航海故事,讓我們重新認識世界。那有別於各國各自表述的朝代更迭政治史,那是乘風破浪,穿行跨越疆界的交互往來。

1976年至1984年間,經過十餘次的調查與打撈,位於朝鮮半島西南方的新安海底沈船總共出水了超過兩萬多件陶瓷器,包括浙江南部龍泉窯系的青瓷器有10652件,江西景德鎮窯系的白瓷、影青瓷器5120件,以及福建建窯系的黑釉瓷器、江西吉州窯的白釉黑花瓷器、河北磁縣磁州窯系的白釉褐花瓷器等等。此外,無以數計,從五銖錢、「開元通寶」,到元代「至大通寶」,重量高達28噸的中國銅錢,更是冠於以往。由船中書有「至治參年」(1323)和「東福寺」的墨字木牌,推斷這艘船可能是從慶元(今寧波)出海,經朝鮮抵達博多,再往禪宗臨濟宗大本山京都東福寺,不幸中途罹難。

這艘船上有中國人、韓國人和日本人。他們有的從商,有的禮佛,帶著名貴的檀香木、具有健胃功效的藥品。韓國人枕著陶枕休息;日本人玩著將棋,完好如初的骰子,「金將」、「桂馬」的棋子,都靜止在渺渺茫茫的波洋中。

1998年印尼勿里洞島(Belitung Island)海域發現的「黑石號」(Batu Hitam)阿拉伯沈船,為我們綻放海上絲路的曙光。一個帶有唐代「寶曆二年七月十六日」(西元826年)銘文的長沙窯瓷碗,標示著它的年代。學者研判「黑石號」是從揚州(一說廣州)出發,滿載準備銷往西亞的中國器物,目的地是波斯灣的伊朗港口席拉夫(Siraf),在行經蘇門答臘海域時撞上暗礁而沈沒。

「黑石號」上有六萬七千多件陶瓷器、金銀器和銅鏡,其中五千多件是湖南長沙窯瓷器,其餘是浙江越窯青瓷、河北邢窯白瓷和廣東窯系的青瓷。最令人震奮的是三件可能來自河南鞏縣窯的所謂「唐青花瓷」,用伊朗進口的鈷料描繪而成,是迄今發現的最古老的青花瓷,將過去對青花瓷的生產製造時代上推了數百年。

最近,號稱史上最大宗的亞洲沈船遺寶在印尼拍賣。從2003年發現,2004年開始探撈,到2005年10月收工,爪哇井里汶(Cirebon)沈船出水了高達四十九萬餘件物品,其中近三十萬件為陶瓷、銅鏡、金銀器、銀錠、玻璃、珠寶等等。尤其可觀的是超過十萬件,有「祕色瓷」,「類玉似冰」美譽的浙江越窯青瓷,刷新歷來考古數量的紀錄。其中一件越窯刻花蓮瓣碗,底足有「戊辰徐記造」字樣,相當於西元968年;並有大批錢幣,上鑄南漢年號「乾亨重寶」,相當於西元917年。

井里汶沈船是印尼製造,行駛於內海的接駁船,船上除了中國的貨物,還有馬來半島、蘇門答臘、泰國、斯里蘭卡、敘利亞或波斯,乃至東非地區等的物品。井里汶沈船的時代在「黑石號」之後,「南海一號」之前,被學者研究得較少的五代十國和遼朝文物,井里汶沈船提供了豐富的材料。2007年第6期的北京《故宮博物院院刊》規畫了主題研究專號,篇篇論文擲地有聲,甚具啟發意義。

報載這批二十七萬件文物「開價」八千萬美金,由於沒有人支付一千六百萬美金的競標預付金,在2010年五月五日拍賣時流標。

八千萬美金,可以讓吳宇森拍「赤壁」上集;可以買一幅梵高(Vincent van Gogh)的「嘉謝醫生的畫像」(Portrait of Dr. Gachet)。

八千萬美金,不知道能不能買得到被一塊木片墨書、一句碗底題字、一枚錢幣年號殘留的,所有的時空記憶。

(2010年5月23日,新加坡聯合早報)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衣博士

您也研究古沉船文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