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29

公義與私處──377A

親愛的k

在新加坡待久了,對於許多政府規定的禁止行為已經見怪不怪,在網上看見有人登出組屋貼著「禁止在電梯內小便」的圖示,只有啞然失笑。這是個管很多,很像父母官的政府啊!
去年新加坡國會通過廢除刑事法典377條,把本來視為不正常性行為的男女口交和肛交「平反」,不會再判兩年有期徒刑。乍見新聞,頗為驚訝,這英國殖民時期的森嚴法規還在貫徹啊?連這個都有法來管?難怪調查顯示新加坡人性苦悶,床上遊戲也有觸法的危險呢!那種「不乾淨」的方式,會不會有傳染病?還是變態?會不會太潔癖了一點?
以柯林頓的邏輯推論,口交連性行為都不算,用龍應台說過的話,柯林頓可能會說:「還好我不是新加坡人。」
還好377條廢止了,感謝2003年曾經因「錯誤示範」而被判期的馬來男士,人民的性愛自由往「進步」推動了。不過附著在377條之下,針對男同性戀者的377A條,口交和肛交仍然屬於猥褻行為,有兩年監禁之虞。今年國會期間,有議員提出修正案,之前並且獲得超過兩千人的支持連署,成為輿論與傳媒的話題。
377A只針對男同性戀者,不約束女同性戀者,於是也有人建議站在「男女平等」的立場,不應該縱容女同性戀者,不過焦點不在此。支持廢止377A的觀念強調的是個人性取向的自主,還「以齊人之道還治齊人之身」,把新加坡力求吸引國際人才,建立自由形象的訴求連繫於此,說不少優秀的專業人士都是同性戀者,政府此舉是阻礙國家整體發展。
反對廢止377A的聲音特別五花八門,除了認為同性戀是病態,是傳播愛滋病的淵藪,是令人噁心的,還上綱到我從未想過的層面。傳媒裡聽到的聲音包括:
「同性戀者無權和異性戀者一樣享有福利和權力(因為他們是不正常的)。」
「一旦廢除法規,會讓百姓認為政府鼓勵同性戀。青少年會有樣學樣。」
「我們是小國,人口已經負成長,同性戀愛生不出孩子,會更加速惡化這個影響國家前途的問題。」
「不應該讓少數的同性戀者那麼囂張,以為跟政府吵鬧就能達到目的,那會破壞社會治安。」
「我們是多種族組成的國家,要注重全國的凝聚力,贊成同性戀會『分化』國家。」
「我們畢竟是保守的東方社會,同性戀不道德,不能合法,否則會敗壞風氣。」
這些聲音的指向幾乎都著眼於「大處」──國家、社會的「公義」,克制「私處」的自由。也就是殷殷指望不可「因小失大」,「私而忘公」。
最後,由李顯龍總理發表說明,377A不宜在目前廢止,時機未熟。
我絲毫不奇怪377A依舊存在,就像新加坡要求男性做血液HIV檢測。比起呂秀蓮把同性戀和愛滋病患劃上等號,以近似「天譴說」的口吻表示不屑,新加坡的政府領導人至少有模有樣地正式討論,陳述了社會上同性戀族群已經存在的事實。姑且不管其本心本意如何,有多少的說服力,至少沒有極力汙衊的殺傷力。
被禁止的性愛是否更刺激?被允許的性愛是否更幸福?個人的「私處」如何抗衡集體的「公義」?

沒有留言: